山水路漫漫

风光好 何须恋长安

好喜欢的一个小可爱!超开心遇见你,比心🌟 @槲叶落山路

文素自整

芳生录:

基本源自网络和贴吧,书摘会标注出处。
 
整理给 @鹭起 且听偶像的OTG
其他人想用mark住就好了 风格很单一 持续更新
 
 
***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李白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
  
  
徏彼高冈,我马玄黄。——诗经
 
 
他是人间正道,他是世界中心。
 
 
无所剖白,五感凋败。
 
 
几叶秋声和雁声,行人不要听。——万俟咏《长相思》
 
 
生在华屋处,零落归丘山。
 
 
宁作清水之沉泥,不为浊路之飞尘。——曹子建
 


说是浮生苦,来受甘露味。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
  
 
松风自度曲,我琴不须弹。——黄庭坚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蒋捷《江梅引》
  
 
无可奈何新白发,不如归去旧青山。恨无人借买山钱。——苏轼
 
 
一梦江湖费五年。——苏轼《浣溪沙》
 
 
待得归鞍到时,只怕春深。——姜夔
 
 
内不愧心,外不负俗。——嵇康 《卜疑集》
 
 
奈何许,天下何人限,慊慊只为汝。——《华山畿》
 
 
本思已忘怀, 徒留侬身, 莫非君之遗物。——和泉式部
 
 
虽九死其犹未悔。——《离骚》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陈寅恪 《忆故居》
   
    
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姜夔
    
  
我们已经失去了弥合的接缝,因此也就失去了对对方的奢望,有时只是在不透风的樟木箱里 记忆着曾经相连的江山。——余秋雨
 
 
不可爱 不光泽 不可念 不称意——弘一 《无常经》
 
 
***
2018.4.30
***
 


 


 

我想起那年穿着肚兜大脑龙宫的哪吒,长大了却要去镇压花果山自由自在的猴子。

【文评】关于那个首字母为B的童话故事

绣春刀:

这边也发一下吧,一家人要齐齐整整,嘿嘿


 


关于那个首字母为B的童话故事


                        ——《Burning light》文评


大言不惭地扬言要写小作文,实则无从下笔,字字斟酌,不知所言。


 


我之所以叫它童话故事,是因为它太美好了。美好的让我不敢相信,甚至让我这只单身狗不禁开始思考,是不是全天下的有情人都是他们这样的。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就,先说贺天吧。


Burning里的贺天可以说是满足了我对未来另一半所有的幻想。这个男人的魅力我想不用我再多说,已经透过文字征服了很多很多人了。


序章的描写是独属于贺天的——一个怪异的追逐龙卷风的人。说他怪异,是因为他的行为分明在寻求一种极端的刺激,可我却无法从他眼中捕捉到与死神亲吻时那本该燃起的火苗。


那一刻我开始疯狂地想要窥探这个男人过去。那时的他一定意气风发不可一世,拥有本该拥有的,想要拥有的和大多数人无法拥有的一切。一定在轰鸣声与漫天沙尘中高喊过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假如割开他的血肉,一定能闻到他骨髓中弥漫的机油味。


那时的他,是一个少年。


后来我终于能从闪回的片段中拼凑出他过往的经历,很俗套,很普遍。却也恰恰告诉了我这个男人该是有多么温柔多么善良多么勇敢。那时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谁也不想伤害,所以他拼命想要两全。


然而世事难两全。现实太过锋利,只一刀,就削下了他青涩的外壳。时间的洪流催着他玩命生长,最终完成蜕变。


他站在万丈高楼上俯瞰光华中密密麻麻如蝼蚁般的世人,唇间香烟微弱的火光映照不到的地方,是过去的鬼魅在作祟。


荒原上寸草不生,直到一把野火烧过。


其实整个故事里我最喜欢的,不是他们水乳交融的时候,不是他们灵欲结合的时候,也不是他们两情相悦的时候。


而是他们初遇的那个时候。


“嘴放干净点儿。”贺天低声警告,表情没什么起伏,却有种迫人的威压,“没赛籍,你混什么?”


“来,和我干。”


“赢了我,我给你赛籍。”


“输了,就他妈乖一点。”


这是我觉得全文最经典的片段,也是真正征服我的片段。


贺天简短的几句话,看似是在整治撒泼任性的孩子,而隐藏在这背后的却是尊重。


用你能够接受的方式,教你做人。


这就是他们该有的相处方式。没有谁能因为天生的境遇高谁一等。他们是两颗独立的星,隔着银河对望。


小莫仔的出现无疑唤起了贺天心中曾怀有过的少年心性。火苗已经熄灭,无法再点燃,但这并不妨碍他捧着心灯欣赏河对岸那点即将熄灭却仍倔强燃烧的火星子。


他的欣赏不惨一丝杂质,站在安全距离之外在恰当的时候施于援手。他希望小莫坚持梦想不留遗憾,其实也是在弥补他心中的遗憾。


他的一念之差,亲手在自己修砌的铜墙铁壁上凿开了一条裂缝。


感谢小莫仔的出现,让我更加切实的触摸到了这个男人的温柔。那是一种带着距离感的,冰冷的温柔。这个人是好人,也是个让人恨不起来的坏人。


他越温柔,就越伤人。


可是我不忍心责怪他,谁会忍心去责怪他呢?他的爱注定要漂浮在层云之上,只等一个有一飞冲天的勇气的人。


 


这个故事里的小莫仔,我想叫他处子。


他是那样干净,比伊甸园里的亚当还要单纯。其实关于他,我反而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他真的一点也不复杂,一眼就能看到头。


他拥有一个少年应该有的所有的样子。真挚,赤诚,勇敢,善良,坚强……人世间所有美好的品质都可以从他身上找到。


看完全文的下一秒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你勇敢过吗?


从来没有。


没有为梦想奋力抗争过,没有为生活努力奋斗过,更没有为爱情拼尽全力过。


我从来都把自己关在窄巷里,看着两头无尽的黑暗,脚步不敢挪动半分。


所以我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所以我很羡慕他,羡慕他的勇敢。


我也想像他一样勇敢,像他一样洒脱。


看到天边有一颗美丽的星星,想得到,那就用尽全力去追逐,实在追不到,那就让它挂在那里好了。


他的才华和勇气为自己赢得了青睐,也照亮了另一个人内心的荒芜。


他是真正的少年,愿他永远是少年。


 


世间最纯洁的处子,只有最完美的人才有资格采撷。


所以我私心觉得这是个童话。


人说,原作是一座冰山,而原作者给出的只是冰山一角。同人作者的工作就是去描绘出这座冰山隐藏在海面下那巨大而深邃的轮廓。


在《burning  light》里,贺红两个人不再只是两个二维的画面。作者赋予了他们美好高尚的品格,将一个完整的人生呈现在我面前。


谢谢叔让我能透过文字去看他们的爱情,看他们披荆斩棘,春暖花开。也让他们,给了我寄托,教会了我很多。


表白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感觉无论怎么说,隔着数万公里的网线,再动听也只显得苍白。


期待叔新的作品,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下去。


最后想说一句。


感情不是施舍,那个辛德瑞拉也只生活在童话里。



哇啊啊啊啊啊

我根本不会画画:

《求不得》

又名老青酒后肇事实录  

【您的好友狗血烂俗ooc选手已上线】

======

一日7p我要嗝屁了233后面直接开始狂草,剧情删了又删,最后感觉和我想象中的效果相差甚远(?

不管了!这碗狗血我先干为敬!


变态十:

今晚和亡老师的聊骚 是一点关于绘画的思考
没什么道理 都是瞎扯 语无伦次
前几天我又把k大的讲座看了一遍……确实我现在就是进入一个死循环,熟悉的东西不断重复,不熟悉的东西还是不熟悉,固定的思维模式导致画出来的东西都很有“个人特色”,其实这不是好事,我可能现在只擅长用配色带来对比,但是有人擅长用明度和饱和度来制造对比,有人会用色调和冷暖来平衡画面,而我能画出的只有用配色来平衡,而导致所有的画面出现一种所谓的统一感,这其实就是我对其他领域的不熟悉而导致作画模式固定,思维不够灵活。
但是致命的是心里误区,会把只能作出一种风格的画面,和个人风格这个概念混淆,并且一个劲去画这种画面,也就是所谓的画爽图,一直在爽但是没有意义,所谓正稿我认为是在大量的练习后展现的一种类似于将这段时间我学习到的方面在自己的画作上体现出来,也就是类似于“考试”。
而画画这个过程本身就是在学习,而不是在秀,秀我会画什么,我画的这几个方面很好。所以这个时候就要牵扯到练习,而练习 我认为在之前大部分我之前的练习都是漫无目的,毫无边际的,我可能有的时候会说 啊我今天要练平涂,但是我画出来的只是在我已有的基础上把他变成平涂这个作画方法而已,就是换汤不换药。还比如说我要练色彩 而色彩是个大概念,其实我说了这句话我也不知道我要干啥。所以要把学习目标分解,把上色分解成许多小分支,譬如体积塑造,配色,明度,饱和度等等。所以如果我细分了我要练习的部分 我才能知道我到底要练习什么,而不是说啊我今天要练色彩 然后啪啦啪啦画上一堆自己已经会的。而这体现的就是所谓“在学习之前,先搞清楚自己。”,还有“画画不是单纯的去抄,而是去学,去动脑。”

【魏晋南北朝】阅读推荐书目第三波

山亭柳:

下半辈子的正事之一👏👏


万人如海一身藏:



继续...




整理资料真的好累,然而强迫症不整理觉得心更累...(微笑)




古书类




《广志》《冥通记》《孔氏志怪》《妒记》《绿珠传》《甄异传》《旌异记》《笑林》《大业拾遗记》《齐谐记》《锦帯书十二月启》《处世悬镜》《俗说》《荆州记》《五代新说》《雅道机要》《褚氏遗书》《袁忠憲集》《沙州记》《谐噱录》《炀帝开河记》《龙城录》《隋炀帝海山记》《邺中记》《九州春秋》《桂苑丛谈》《录异传》《玄中记》《还冤记》《典论》《宣验记》《穆天子传》《庐陵官下记》《三国杂事》《桂林风土记》 《郭子》《傅子》《续晋阳秋》《西京杂记》《佛国记》《搜神后记》《殷芸小说》《中华古今注》 《壶关录》《荀公曾集》《古今注》《列异传》《大业杂记》《吴地记》《汉末英雄传》《本事诗》《情史》《灵鬼志》《续齐谐记》《异闻记》《风土记》《始兴记》《梁州记》《中论》








出版书籍




《叶嘉莹说阮籍咏怀诗》叶嘉莹




《阮步兵咏怀诗注》黄节




《黎东方讲史之续-细说两晋南北朝》沈起炜




《魏晉南北朝史》鄭欽仁




《中国风俗通史 : 魏晋南北朝卷》陈高华




《绝版魏晋》魏风华




《历代职官表》黄本骥




《黎东方讲史:细说三国》黎东方




《晋朝那些事儿》月满西楼




《风流绝》北溟鱼 




《汗青浊酒》鲁小俊




《治史三书》严耕望




《魏晋史学及其他》逯耀东




《中华历史通览·魏晋卷》曹文柱








论文资料




《唐太宗崇王原因初探》庞涛




《论南朝书论中的美学思想》赵帅




《从十七帖内容探析王羲之形象》苏乃从




《魏晋风度与新体书法之神韵》郝晓虎




《山水之乐死生之悲:王羲之兰亭序思想探析》陈碧




《琅琊王氏的孝道思想》郑俊一




《幸有青山埋忠骨:卞壶与卞壶墓》吴阗




《军权与琅琊王氏门阀地位的升降》殷磊




《玄学对魏晋书画艺术之影响》牛秋实




《论王羲之的嵇康情结》王澍




《关于王羲之书法接受的思想衍说》张红军




《六朝世族的政治意识与政治行为:以琅琊王氏为例》王大良




《论王羲之的生命意识》阮忠勇




《论儒道思想对王羲之书法美学思想及书法的影响》阮忠勇




《王羲之“杂帖”论略》樊露露




《造新不暂停:论王羲之兰亭雅集对金谷游宴的临摹》阮忠勇




《竹林七贤名号之流传与东晋中前期政局》马鹏翔




《文化视阈下家族政治与伦常婚姻》李志红




《王羲之书帖中所见的_五斗米道:中古士人道教信仰形态之一探》程乐松




《从经学到书法:汉晋间琅琊王氏家族文化的传承与流变》吕文明




《王舒与会稽:兼论王敦之乱对琅琊王氏的政治影响》余晓栋




《魏晋美学主体间性探析:从王羲之兰亭集序谈起》陈秀端




《王羲之北游许洛质疑》刘涛




《儿女帖、七十帖注译及相关考察》徐学毅




《论信札的书卷之美》李念




《浅析魏晋南北朝书家在书法史中的立身依据》吕静然




《北归士族在北朝发展的几种模式初探》陈迪宇




《王羲之信道原因考》许孟青




《兰亭雅集与魏晋风度》刘跃进




《王羲之丧乱帖考评》韩玉涛




《魏晋南朝书法审美观的流变和以王羲之为代表的审美观的确立》庄希祖




《两晋之交司马氏正统南移的过程》权家玉




《王羲之生卒年略考》孙鸣晨




《王羲之七儿一女考略》李长路




《琅琊王氏与六朝文化》卜宪群




《帖学的诞生及其问题》丘新巧




《晋代玄风独振与书风尚韵》尹旭




《右军笺的推想》谷村熹斋




《王羲之妻——郗氏墓识简介》林乾良




《“石发”与文学创作之关系——以皇甫谧/王羲之父子为例》李浩




《魏晋残纸书法与王羲之书法比较》冉令江




《魏晋时期琅琊王氏家族研究》王汝涛




《婚与宦:从王献之离婚事件看王/谢/郗三世家的关系》郭义伟




《试论道教对王羲之及其文学作品的影响》刘育霞




《瑯琊王氏政治地位研究》卜宪群




 《十六国时期佛教的传播类型》周志芸




《贾逵与史学》邱居里




《六朝琅琊文人与江南文学>徐玉如




《北魏弘农杨氏家族之政风/家风再评点》林凡




《曹操立太子令辨析》王永良




《隋文帝代周》李海波




《慧远大师籍贯考》张育英




《东魏北齐时期的晋阳交通贸易》汪波




《十六国时期罽宾来华僧人与长安佛教》陈寒




《中国佛教史上四大译师》刘孟学




《十六国时期关中的僧侣移民》蒋莉




《从南朝中正的地位看中正品第与吏部铨选的关系》吴擎华




《关于后秦逍遥园与草堂寺的几个问题》吴宏岐




《“八王之乱”爆发原因试探》祝总斌




《何晏<论语集解>的思想特色及其定位》蔡振丰




《略论鸠摩罗什时代的龟兹佛教》陈寒




《渤海高氏与高姓宗族》高路加




《佛玄合流及其理论建树:论玄学在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嬗变》谢丰泰




《唐代司法制度述论》冯辉




《试评桓温兼论东晋前期的政治与军事》施建雄




《三公制演变之探讨》徐盛雷




《关于魏晋南朝中护军/中领军主武官选的几个问题》陶新华




《杨素家族研究浅探》辛松峰




《僧肇般若学与王弼易学》王仲尧




《论十六国时期前秦的文化措施》翟云




《夷夏之防影响下的士族与慕容氏关系——以渤海高氏与韩恒为例》陈春锦




《鸠摩罗什佛经翻译的社会接受视角》谈宏慧




《论羌族独特的配偶神信仰》陈苹




《论鸠摩罗什的大小乘观——以大乘大义章为中心》史经鹏